您现在的位置:财经 > 担保暗伤:上半年142家公司担保额出现资不抵债 总额超600

担保暗伤:上半年142家公司担保额出现资不抵债 总额超600

日期:2019-11-08 13:48:06    阅读次数:2060    保护视力色:       
【字体: 打印

对上市公司来说,为其他企业提供担保是正常的经济行为,但如果担保总额过高,相应的风险也会随之而来。一旦被担保方出现债务危机,上市公司也将被拖累,这将导致流动性紧张。到期未能及时偿还或展期的,债权人将提起诉讼,采取保全、强制执行等措施,要求支付本金、利息、违约金等。,这将导致越来越紧张的资本,高财务成本和沉重的债务负担,这将进一步导致当前业绩的急剧下降,并导致股票价格的剧烈波动,从而损害二级市场投资者。因此,一般来说,无论担保对象的资质如何,担保总额都不应超过净资产的50%。如果超过50%,投资者应始终关注担保风险。毕竟,近年来,a股市场的许多公司都受到了非法担保或逾期相关担保的影响。不仅他们自己的经营业绩受到影响,而且一些人甚至因此受到st的影响。

对于a股上市公司来说,担保作为企业间正常的融资担保行为,原本是促进融资、增加借贷双方成功交易的概率、降低金融交易风险、保证债权实现的正常经济现象。现在它已经成为上市公司的一个新的风险点。现实中,日益不规范的担保行为给许多上市公司、股东和债权人带来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根据中国证监会2003年发布的《关于上市公司与关联方之间金融交易及上市公司对外担保问题的通知》,“上市公司对外担保总额不得超过最近一个会计年度合并财务报表净资产的50%。”这意味着,如果企业的担保规模超过这一标准线,风险很可能出乎意料地到来。然而,即便如此,如果按照这一标准对a股上市公司的担保规模进行梳理,可以发现近年来有大量公司已经越界。

《红色周刊》的记者统计了2014年至2019年上半年的担保数据,发现统计期间有244、247、242、278、370和362家上市公司的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的50%。从这个数字来看,2017年担保总额超过净资产50%的上市公司数量是过去六年来最高的。如果我们看看总担保余额,2019年上半年是近六年来最高的,2215家上市公司的总担保余额约为6392亿元,高于2018年的4941.6亿元。今年上半年,共有142家上市公司的担保总额占其净资产的100%以上,导致破产。

然而,与每年数千亿元的担保余额相比,上市公司对关联企业和潜在关联上市公司的相互担保和间接系列担保等相关担保余额的总量更是惊人,超过数万亿元的规模。统计显示,2014年上市公司相关担保余额为1.97万亿元,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该数字已达到5.68万亿元,同比增长188%。具体而言,2014年、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上半年,相关担保余额分别为1.97万亿元、2.64万亿元、3.34万亿元、4.41万亿元、5.33万亿元和5.68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4%、34%、26.5%、32%、20.9%和6.57%。涉及的上市公司分别为1449、1604、1781、1949、2098和2149家。平均担保余额分别为13.32亿元、15.89亿元、17.8亿元、21.34亿元、24.16亿元和25.6亿元。

担保余额与净资产的比率越高,上市公司的财务风险就越大。过度担保,尤其是不规范的关联担保,不仅会影响企业的经营,诱发大股东滥用权利,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还会影响公司股价的表现和自身的融资能力。一旦风险暴露,不仅会导致商业银行贷款风险暴露,还会给投资公司股票的投资者造成巨大损失。近年来,上市公司担保雷暴的案例屡见不鲜,其中大部分都与担保问题有关。由于非标准担保,一些公司不仅业绩下滑,还受到圣岗台、圣田重、圣欧普、圣魏海、圣富仁等的影响。,都受到了风险的影响。

当然,除此之外,一些有系列担保的上市公司由于担保债务链中的某个公司而陷入财务危机,这直接导致大量上市公司或关联公司在经营中被拖垮,甚至给整个资本集团带来问题。例如,当时德龙、田明和金庸系统都是由于附属企业之间相互担保过多,最终导致整个派系资本链因一个环节出现问题而崩溃。

几家公司保证风险信号的出现

许多公司,如大亚盛翔、王东方李、圣天宝、东方还、圣欧普等。违反规定担保或者逾期担保的。

7月27日,大亚图标宣布,由于大亚集团为江苏精工特种材料有限公司向中信银行镇江分行借款2000万元提供了联合担保,被担保的江苏精工特种材料在贷款到期后无法偿还,中信银行镇江分行向镇江市润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申请财产保全。2019年7月25日,镇江润州区人民法院对大亚湾集团持有的263.36万股股份进行了司法冻结。

不到一个月后,大亚湾集团还发布了《关于司法冻结部分控股股东股份的公告》,声明“由于大亚湾集团为江苏龚景工具公司1900万元贷款本金和招商银行南京分行相应利息提供了联合担保,为江苏精工特种材料公司1900万元贷款本金和招商银行南京分行相应利息提供了联合担保。贷款到期后,担保的江苏龚景工具和江苏精工特种材料无法偿还。”招商银行南京分行向南京秦淮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后,法院裁定大亚湾集团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8月13日,南京秦淮区人民法院对大亚湾集团持有的700万股股份进行了司法冻结。

同样,东方王力也在9月21日宣布,该公司最近发现银行账户被冻结,并进行自我检查以核实冻结原因。现任董事会注意到,公司以前可能没有按照相关规定履行批准和披露程序。现任董事会立即启动了自查程序,并与公司前控股股东刘光先生进行了核实。在自查过程中,发现公司以前在对外担保和资金占用方面违反了相关规定,相关事项是公司内部控制的主要执行缺陷。截至本公告披露日,公司已核实并统计非法担保总额1.6亿元(已偿还2.5亿元,未偿还非法担保余额1.35亿元),占用资金2257万元。

事实上,担保引起的问题远非大亚盛翔和王东方李两家公司的问题。云升环保部门也于9月6日发布了《债务到期未偿公告》。内容显示,截至目前,云升环保共欠本金、利息、租金77笔,逾期债务总额45亿元。

8月30日,富仁药业发布了《关于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公告》,声明1。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贷款余额1635.625亿元;2.公司向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4亿元,担保余额6202万元。上述事项未经公司决策机构批准。

此外,圣天宝、东洋和圣澳普等许多公司也看到了非法担保或逾期担保。

一些公司的经营业绩被拖垮了

大量非法相关担保不仅会损害公司股东的权益,还可能损害公司债权人的权益。

正是因为上市公司有违法的相关担保行为,担保产生的债务风险才急剧增加,从而可能承担连带偿还责任。一旦公司承担担保责任,无法及时实现向关联方追索的权利,巨额非法关联担保不仅会损害公司股东的权益,也会损害公司债权人的权益,甚至因担保的提供和取消而导致的或有负债,从而拖累上市公司的业绩。

4月23日,欧普赞发布了《关于公司非正常担保事项引发的其他风险预警相关情况的公告》,公告称截至公告日,公司共发现非正常担保134,078,863,100元,超过公司最新经审计净资产的10%。如果债权人无法偿还债务,公司可能会承担连带责任,这对上市公司的财务状况会产生较大的不利影响。

4月24日,OPCHI接到了其他风险的警告。股票简称从“OPCHI”改为“st OPCHI”,上限为5%。OPIC在24日恢复交易后,股价立即跌破极限,随后又连续下跌30次。对于在OPIC投资的中小投资者来说,可以说他们确实承受了股价下跌带来的巨大损失。

4月25日,拉加禁核组织披露了2018年年度业绩公报的修订公告。经公司确认和调整的财务报表显示,报告期内,拉加禁核组织实现营业收入48.89亿元,同比下降29.37%。利润总额为-40.98亿元,同比下降1444.66%。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41.8亿元,同比下降2089.81%。报告期末,公司总资产8.42亿元,比报告期年初减少76.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25.29亿元,比报告期年初减少253.20%。更正原因包括应收账款和其他应收款坏账准备、商誉减值准备、短期贷款减值准备、预付账款坏账准备和大量预计负债准备。

事实上,过去两年因非法担保造成损失的最典型案例是康尼机电(康妮机电)对龙鑫科技的合并。2018年6月23日,康尼机电突然发布《关于龙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涉嫌违反担保等事项及重大风险的公告》,称全资子公司广东龙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廖毛良未获龙信科技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龙信科技未经许可,以其在厦门国际银行珠海拱北支行(以下简称“厦门国际银行”)的3.045亿元存单,为厦门国际银行3亿元信贷和资产管理计划向深圳新科贸易有限公司提供质押担保,并以龙信科技的名义为其6600万元民间贷款提供了私下担保...廖毛良违规曝光后,龙鑫科技的3.1275亿元资金受到限制,直接导致企业资金短缺,不利于龙鑫科技的正常生产经营。

康尼机电在2019年1月31日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亏损前公告》中明确表示,由于龙信科技前董事长廖毛良以龙信科技名义非法对外担保贷款的影响,公司出于审慎的原则,在龙信科技诉讼担保等事项上累计预计损失5亿至9亿元。廖毛良以龙信科技的名义非法担保外交,积累了巨额资金。这些非法担保引发了许多诉讼,导致龙信科技银行账户被冻结,资金使用受到限制。廖毛良本人涉嫌刑事犯罪,并被正式逮捕。这严重影响了龙鑫科技的正常生产经营,导致业务锐减。龙鑫科技预计将在2018年遭受巨大损失。因此,公司预计将会计商誉价值减少20亿元至22.71亿元。

2019年6月,为防止亏损进一步扩大,保持原有主营业务健康发展,康尼机电决定将龙信科技100%股权出售给南京紫金冠翠民营企业救助发展基金合伙(有限合伙),转让价格为4亿元。此次转让价格比2017年上市公司34亿元的交易购买价格低30亿元。

上述两个典型案例已经解释了非法担保或逾期担保的严重负面影响,除此之外,圣龚欣、圣岗泰和简瑞沃能的担保问题也很典型,值得进一步分析。

圣工新担保延期引发一系列雷暴

在大股东债务逾期、非法担保受到市场密切关注后,上市公司的信用状况受到极大质疑,引发了信用危机,引发了一系列蝴蝶效应,其中以山寨科技的运营影响最大。

风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按照担保总额占净资产的比例,圣龚欣高居榜首,担保总额是净资产的265倍,其次是圣成城,*圣华业和圣沈阳机械,比例分别达到48倍、46倍和34倍。相关数据显示,在这种高额担保下,科技工作者经历了许多新的延误,导致他们卷入各种纠纷,并积累了大量贷款利息、滞纳金和罚息。

圣龚欣在2016年之前的业务主要是商业商品、乳制品、餐饮服务等的租金收入和销售。然而,随着2016年以144%的溢价收购信息服务公司汉中科技,该公司开始涉足信息服务行业。当年,信息服务业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40%,2017年上升至70%。

由于收购汉中科技,科技工作者一度有着相对“壮观”的业绩。财务报告显示。2016年至2017年,st Industrial新增收入分别达到16.51亿元和33.5亿元,同比增长96.6%和102.9%,母公司净利润分别为1378.9万元和1.79亿元,同比增长175%和1197%。在业绩大幅增长的背后,汉寨科技过去两年的非净利润也分别达到了2.67亿元和3.43亿元,超过了当年2.31亿元和2.78亿元的业绩承诺。仅从数据来看,山寨技术已经独立完成了st工程的新的整体性能。

然而,不幸的是,这种“风景”并没有持续很久。自2018年以来,山寨科技的表现发生了巨大变化。当年,公司不仅未能实现3.31亿元的业绩承诺,还陷入了逾期债务、经营停滞、大量回报和大量员工离职的困境。结果,许多诉讼和仲裁被提起,许多账户被冻结。2018年,汉寨科技扣除非盈利后的净利润为22.82亿元。也是因为山寨技术的表现,st工程新在2018年为与山寨技术传统业务相关的资产预留了约21亿元的减值准备。超过6亿元的商誉已经完全减值。同时,由于向汉寨科技提供担保,上市公司还将支付逾期债务,累计约4.5亿元大额贷款利息、滞纳金和罚息。

为什么曾经“风光无限”的韩宅科技突然面临一场表演变革?其原因与2017年一系列逾期担保和非法担保事件有关。

周红记者查看了该公司2017年年报,发现披露了4起逾期担保案件,均由上市公司附属的工商大学集团和最大股东工商大学总经理担保。这些逾期担保的最低金额为5000万元,最高金额为1亿元。此外,当2017年年度报告提到是否存在任何非法担保时,该公司的回答是“是”(但没有披露哪个是非法担保)。然而,正是这些逾期担保案件直接导致上市公司最大股东龚大高的股份总额被冻结。随着监管者和市场的高度关注,各相关方的真实情况逐渐浮出水面。

仔细观察这些相关方,工业大学高中和工业大学集团出现得最多。工业大学高中一直是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工业大学集团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张大成手下的又一重要“棋子”。根据相关数据,工业大学集团共有8名股东,投资了74家公司。这74家公司交叉持股,最终成为一个“密封”的网络。正是这个网络与上市公司有着大量的关联交易,并使用各种方法不断从上市公司吸取血液。例如,工业大学集团将其部分债务转移给与债务无关的上市公司。另一个例子是工业大学集团以各种形式占用上市公司的资金(包括上市公司的其他应收账款)。其中,它甚至占用了汉中科技当时筹集的2亿元资金投资汉中明瑞云数据项。根据上市公司对2018年7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年报询价信的回复,资本占用金额高达9.98亿元。

除了这些向关联企业转移利益的方式外,还有利用上市公司非法为工业大学集团等关联企业提供担保。同样,根据2018年7月20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年报质询函的内容,上市公司未能履行决策,对外担保余额高达46.15亿元(之后发现3亿元非法担保无效)。

重要的是要知道,没有履行决定的外部担保显然是非法担保。其中,逾期债务引发了一些贷款纠纷,但上市公司并未披露。这些行为严重违反了信函审批规定。即使大股东的债务逾期,非法担保受到市场的密切关注,上市公司的信用状况也受到极大质疑,导致信用危机,引发了一系列蝴蝶效应,其中影响最大的是山寨科技的运营。

根据公司对2019年8月15日披露的询价信的回复公告,2018年2月,公开市场上出现了大量负面信息,影响了山寨科技的信用状况。2017年11月29日,韩宅科技向深圳中小企业信用担保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深圳中小熊”)借款1亿元,期限为一年,担保由工业大学高科技提供。然而,2018年2月27日,深圳市工管办以上述事件严重危及公司贷款安全为由,要求妨碍科技必须提前偿还不少于2000万元的贷款本金,并在2018年3月5日前实施有效的还款计划,余额在2018年3月20日前偿还。2018年3月底,深圳肖丹对妨碍科技和该公司提起诉讼。今年4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冻结了妨碍科技的23个银行账户,包括基本存款账户。

这种行为直接导致妨碍技术的正常生产和运营受到付款限制。此外,它还引发了一系列连锁反应。例如,其他债权人也相继提起诉讼,导致大客户观望并拒绝支付到期贷款。然后,由于资金链紧张,他们无力支付员工的工资,导致大量员工离职。五月初,只剩下十几名核心员工。然而,由于大量员工流失,公司原有的售后业务无法继续,导致大量客户退款总计约7亿元。截至2018年5月,韩宅科技已经失去办公空间,卷入各种法律诉讼和劳动仲裁纠纷,并被陆续查封。此外,公司第二大股东、山寨科技的实际控制人彭范海也冻结了他在上市公司的股份。

在对询价信的回复中,虽然公司将汉中科技的衰落归咎于第一大股东非法担保造成的信用危机,但从汉中科技的经营状况来看,其自身的资本链也一直处于相对紧张的状态,造血能力不足,借款逐年增加。

根据对询价信的回复,收购汉寨科技后,2016年至2018年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为负,分别为-7500万元、-9.38亿元和-3700万元。此外,外国贷款在此期间大幅增加,由于抵押资产数量少,其中大部分是担保贷款。

《红周刊》记者

北京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广西快3 秒速彩票投注